Augister_NEE

老坛酸菜牛肉面。

找时间摸个大小王杰希前世今生的轮回梗。

【喻文州】在星辰大海中破茧成蝶

一直想写一篇喻文州个人的中心向,作为高三莘莘学子的高考动员也是不错的。灵感来源于我们这次月考的语文作文,在考场上写着写着满脑子就是我喻站在讲台上微笑着演讲的场景。
ooc有,至少我总觉得这种文绉绉的话套在喻身上总有些违和。
  
*演讲稿形式
*自勉高考
  
----------
  
各位老师、同学:
     
        大家好!
   
        我是喻文州,很高兴受邀来到G市第一中学做高三动员演讲。想必大家对我也并不陌生,G市第一中学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算是我的母校,我在这里读完了高一的第一个学期,寒假的时候看到蓝雨青训营的招生,心里一动就决定休学去打电竞。
        
        我当时的成绩不差,继续读书能够让我上一个不错的大学,所以我的父母对此表示了理所当然的反对,他们认为我不过只是心血来潮罢了,毕竟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子懂得什么呢?为此我还和他们冷战,现在看来还是很幼稚的。
    
        好在他们是一对开明的父母,他们同意我去试一试,也同意让我休学一年专心电竞。当然,这么做的原因可能还有一个就是我上学比较早,休学一年,回来后正好是正常上学年龄。
      
        扯远了。在座的高三学子已经经历了十一年的寒窗苦读,到达了最后的冲刺阶段。人生总是行走在消逝与新生中,消逝的是时间,新生的是未来。古人告诉我们:“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这句话我应该没记错吧。
      
        看过不少粉丝留言说以后也想做职业电竞选手,既可以把自己喜欢的游戏当成工作,又有风光靓丽的知名度与极高的薪资。但事实却是,电竞选手没有那么容易,一是天赋,二是意志力。我们圈内某叶姓大神曾经私底下聚会的时候说,他在荣耀里已经浸染了好几年,可说要继续,十年也没问题。这种话,我却是不敢说的。每天面对训练软件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枯燥无味的数据测试与分析,还要时刻面临着被淘汰的风险。成功时享受荣光加身,失败时背尽骂名,极高薪资也只是税前。读书与电竞都是在历经千辛万苦后收获果实,这么一说,是不是差不多?
      
        现在的你们,正是初生的朝阳,尚绽的花蕾,是踏着新世纪起跑线而出发的冉冉新星。这是一个属于你们,属于所有敢拼敢闯的年青人的时代。人只有在拼搏努力中不断完善自己,才能铺展描绘人生全新的画卷。
      
        高三的你们,正经历着迷茫困惑与纠结挣扎,破茧而出的过程总是痛苦的,正如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漫长的。大家应该对我在青训营的遭遇并不陌生吧,手速堪堪及格,测试成绩永远是吊车尾。坦白来说,就像是上帝开窗必然会为你关门一样,在学校名列前茅的我,在青训营却是垫底擦线,巨大的心理落差一度让我灰心丧气,甚至在一个人的时候会哭,还会质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电竞这条路。
      
        但我万分庆幸自己从没想过放弃,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里摸爬滚打,也好过拉拉自己身上系着的安全绳逃离出去,让所有人知道你认输了。当时的我倔强地不想承认父母的想法有可能是对的,小男孩也是要面子的嘛,这种微薄却强大的自尊心最终支撑着我完成了整个青训过程,并且成为现在的喻文州。
       
        成功的喜悦谁都想品尝,但在此之前是一定要经历痛苦与挫折的,放弃是失败者为自己寻找的最终归宿。连我这样都没有放弃,你们又有什么理由呢?
      
        高三阶段是一次不成功便成仁的尝试,尽管过程并不甜美,我仍真诚地希望你能每次多坚持一点点,每天多进步一点点。我们的征途可是星辰大海,不抛弃不放弃,等待你的必然是亮丽的明天。
     
        无数名言警句告诉世人拼搏的可贵,光鲜亮丽的背后也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艰难困苦。作为高三,切勿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才是正途。
      
        此刻懒惰,你将做梦;此刻拼搏,你将圆梦。愿你享受人生每一次努力拼搏后的疲惫与汗水,愿你追求光明与幸福的同时不忘初心,更愿你能在星辰大海中破茧成蝶。
      
        谢谢大家。

【叶方王】The PATH⑥

/ / / /
 
—————————————————————————
 
方士谦到最后也没能从王杰希口中挖出有关那个人的半点信息。王杰希不想说的事情,任你威逼利诱也触不到一星半点,方士谦老早就知道这点。
  
他也没法查,大学的王杰希人气甚至胜过高中时期,每天收到的表白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但能让王杰希特意跑来找方士谦的人,必然是他在意的人。
 
——不想断了联系,又对表白束手无策。
  
方士谦不由把自己代入,如果是他,也会让王杰希这样为难吗?
   
    
夜晚的天气变得恶劣,狂风挟着暴雨扑打在玻璃窗上。王杰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没想过恋爱,至少到现在为止是这样的。叶修没有回来,他记得听谁说过叶修在本地有亲戚,想来大概是回家住去了。
   
也是让人猜不透结果的告白之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总归是有些尴尬的,如果叶修不躲,王杰希也会借方士谦的宿舍避开风头。他本以为自己听到叶修那句形似告白的话之后会直接拒绝,毕竟在以往的认知中,王杰希始终认为自己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但只有真正到了那个时候,王杰希只是一顿笔,伴着关门的声音点了点头。
  
王杰希思来想去还是给方士谦发微信:“你怎么看待同性恋?”
  
话题直白露骨,方士谦洗漱完之后躺在床上才看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王杰希对他的心思有所察觉,吓得差点拿不稳手机。他酝酿了一下,才慢吞吞的回复:“我不反对,也不排斥。”
  
“如果我喜欢男生,是不是不正常?”
  
“喜欢就是喜欢,喜欢没有不正常。”方士谦秒回消息,隔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许多人以性向来决定自己的恋爱对象,试图通过一个复杂的衡量标准去定义自己的时候,却越来越迷惑,以至于忘了喜欢本身就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情,你对他的感情才是本质。在急着给自己下定义前,更应该去关注当下的那个人,不是吗?”*
   
王杰希抱着手机看了很久,最终没有再回复。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有点刻意躲着他,去宿舍找他他不在,消息也很久才回。王杰希不傻,叶修这样还情有可原,方士谦也这样,不由让王杰希联想到他之前的反应。
 
“别介,我可不想知道有多少小姑娘对你表示爱意。”
    
“难不成你要跟我表白啊?”
    
“但如果是我这么跟你说,那就是抱着想表白的心思。”
    
方士谦喜欢自己——虽不说是百分之百的肯定,但也八九不离十。可想通是一回事,该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王杰希心里飞快跑过几个念头,叶修的事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又来一个方士谦,这俩人是不成心的?串通好来耍自己的吧?
  
串通?
  
坦白来说,即使王杰希对人际交往没有太多的兴趣,但也绝不意味着他想和叶修方士谦闹僵,如果能以玩笑的形式把这页揭过去,也许还能相安无事的相处剩下的几年。
  
王杰希想到就做,拿出手机给两人发了条相似的信息。
 
—————————————————————————
*源于b站硬糖视频。av18345864。有删改。
 
   
*tbc

【叶方王】The PATH⑤

前文  / / /
  
—————————————————————————
 
这大概是开学以来王杰希第一次来方士谦的宿舍。放在桌上的外卖盒,阳台上晾着的不成双的短袜,因为太热,只穿着背心与裤衩窝在床上打游戏的人。王杰希见怪不怪,径直走到方士谦的床边敲了两下,方士谦头也不抬:“谁啊?等一下,等我打完这盘的。”
 
王杰希从善如流,依言坐在方士谦的书桌边。书桌上倒扣着一本用白纸包裹了封面的书,几本书中间还夹着一个粉色的信封,和他收到的如出一辙,王杰希瞟了两眼没有翻开,百无聊赖之下只好掏出手机。
 
人总是没法逃避社交的,王杰希各类社交软件的好友提示堆成了山,他一页一页翻下去,没有验证信息的直接略过,有验证信息中的大部分是慕名而来的学姐,或是同届女生。王杰希叹了口气,从里面选出几个眼熟的同学加上。
 
王杰希还没翻完,方士谦已经从上铺探了个脑袋出来,他一眼就认出下面坐的是王杰希,服装气质是一部分,发旋也是一大特点。王杰希是比较少见的双发旋,一头短发清爽又干净,方士谦曾经伸手抓过一把,短发容易扎手,但发旋周围的头发有些软。方士谦甩干净脑子里的各种想法,双手扒在床边的栏杆上:“王杰希?你怎么过来了?”
  
其他舍友被“王杰希”这个词所吸引,不由把视线从屏幕上转移到宿舍里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上打量一番。王杰希假装没发现这种小动作,收了手机站起身来:“嗯,有事跟你说。穿好衣服下楼来,宿舍楼门口等你。”
   
话音刚落,方士谦已经看不见王杰希了,他在“有什么事不能发消息说”和“神神秘秘搞得跟约会似的”两个想法中来回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抓起衣服缩进洗漱间去换。
 
宽松的套头衫配休闲裤,方士谦换完衣服后还用冷水洗了把脸才出门。王杰希背靠着墙低头玩手机,左腿支撑身体,右腿随意撑在左腿后方,无意间收获不少回头率。方士谦过去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环顾周围一边开口:“到底要说什么事搞得这么正式,难不成你要跟我表白啊?”
 
王杰希偏头看他一眼示意他跟上。男生宿舍外有一个小公园,晚上不乏小情侣在这里调情,但白天确实正经不少,里面的石桌石凳上常有人讨论学业或是其他事情。方士谦跟过去坐在石凳上,树影形成天然的遮阴棚,凉意透过休闲裤扑到皮肤上。王杰希坐在方士谦对面,视线在石桌桌面的细纹上徘徊一会儿才抬头看向方士谦:“…是表白…吧,我还没想清楚。”
  
方士谦被这一句给打懵了,他愣了一会儿,心里的小人开始雀跃,面上仍不动声色:“你真要跟我表白?”
  
“不是。”
   
方士谦感觉自己一下从天堂掉入深渊,这样的大起大落实在是挑战心理极限,他意识到了另一种可能性,突然觉得喉咙发紧。见王杰希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他收拾了自己的声音再次开口:“还是你看上谁了?告诉我,兄弟帮你追她。”
   
才怪。
  
扒开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不说,方士谦觉得自己切换成表面的兄弟模式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谁料王杰希敲着桌面的手指一顿,又一次否认的方士谦的说法。
 
“如果有人说想和你发展什么结果,是什么意思,算不算表白?”
  
方士谦回答得毫不犹豫:“因人而异。但如果是我这么跟你说,那就是抱着想表白的心思…”
  
王杰希猛地抬起头。
   
方士谦视线和王杰希的一撞,倏地断了声,过了一会儿才又道:“不对,谁这么和你说了?”
  
————————————————————————
*tbc

三月账单及还债进度

- 歌词点梗 -
                   
【喻王】
“完全感覚Dreamer”   (感觉至上的梦想家)
“胜利的歌我要再唱一遍。”
                    
【王喻】
“Our eyes are locked together”  (我们的眼睛锁定在了一起)
                   
【叶王】
“ Some turn to dust or to gold”   (有的沦为灰烬 有的永垂不朽)
                  
                    
- 活动文 -
                    
↓   “社保王杰希”   ↓  (3.12前)
平王鬼屋play
叶方王宿舍play
喻王摩天轮play(可不写)
                  
- 其他 -
                     
王喻tag破万贺文
喻王英雄part5
            
             
                     
果然就是该欠的一个都跑不掉………(。)二三月都没啥长进的我。

我有个问题。喻文州是高中读到一半去打的青训还是初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去打的青训??

今天和 @種族假象。 逛书城,入手了炮楼。这两天月考,没什么写东西的想法,想了想还是安利这本书吧。p2是书中几个自己觉得有意思的片段。
强行安利一波管不管用(……)

明天就要三月啦!二月底还是发了两篇,我没有食言,欣慰(…)
   
The PATH马上就要end打卡了,本子上已经写到了7。找时间给他打出来然后就发,一开始只是想开辆车,想想为了搞老王真的是历经千辛万苦,哭哭。😭😭😭
   
写着写着就有很多自己也不满意的地方,也会有一些肉眼可见的bug。欢迎捉虫然后我慢慢写,勇于尝试更多的文风。人生因为未知而精彩嘛。比心

【叶方王】The PATH④

/ /

————————————————————————

——暗恋对象是年级第一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某乎上总有各种各样的体验式问答,方士谦闲下来的时候也喜欢在上面看看别人的传奇人生,偶尔遇到自己能答的也会动手为别人贡献些茶余饭后的聊资。

比如现在这个。

方士谦挠了挠脑袋,凭借自己这么几年来的暗恋生活,拼凑出了一个回答,提交前还不忘匿名。


“不邀自答。说说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吧。我高中时候暗恋的对象是我同桌,成绩很好,长得也帅,性格还有点高冷,简直就是校园偶像剧里男主的标配了,当然也不乏幻想自己是女主最后和男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人。但是和往常的偶像剧剧情不同的是,男神对恋爱这件事丝毫提不起兴趣,甚至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因此也是老师心目中典型的「乖乖男」类型。

“这是前情提要,必要的人物介绍有利于全文的理解。男神不是书呆子,下课的时候他经常不在教室,篮球场和乒乓球桌旁比较容易找到他,图书馆也是。他不知道我喜欢他,不然哪能叫暗恋呢?他不常吃早餐,因为总是在deadline起床,踩点到教室是常态(真是非常颠覆我印象中年级第一的画风),所以有段时间我自发帮他带早餐,每天换着花样来,一星期不重样的那种。

“他不挑食,来了以后就借桌上书立的遮挡偷偷吃,幸好我给他带的都不是什么有味道的东西。有时候被发现了老师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谁让他成绩好呢?

“刚开始还不太熟,他会不好意思地说「没事」「不要紧」「没关系」之类的托辞,是在推托不了就会小声说「谢谢」,那时候就觉得他性格里其实是不太愿意麻烦别人的。他可能觉得礼尚往来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之一,往后每次总在接受我的早餐以后给我带点小零食,现在想想,真是美好而单纯的过往啊。

“这种你来我往的交流多了也就熟了,有时候我上课睡觉还会叫他给我放哨。有一次班主任下课的时候请我去办公室「喝茶」,东拉西扯完以后说「你最近状态不太好啊,怎么上课总是睡觉?」我一惊,以为是任课老师们背地里打小报告,不好意思地打了个哈哈让这事翻篇,回班里就和他抱怨,结果他说是他和老师说的。我一愣,反应了几秒拍着桌子站起来,气急败坏地就骂「w(他的姓)你什么意思?!」他一本正经地拉着我的校服袖子把我拽下来,「我得对你的成绩负责啊,毕竟我们也是同桌。」他顿了顿,从桌肚里拿出一个封面简单的本子推到我桌上又继续说,「这里面是笔记,按日期来的,你可以找到你睡过去啊那几节课补上。」

“我那时候还在气头上,抓了本子近乎粗暴地扔回去,坐下来把椅子用力往前一拉,弄出了好大的声响,坐下以后我就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我没看到他的表情,但他应该没生气,把本子又放回来,轻声说,「本子我放你这了,不管怎么样别和自己生气。」

“我真的好想抓着他的衣领跟他说我明明就是在和你生气,但是他这样我什么也没法做,毕竟老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趴了一会儿等到上课铃响,他可能见我没反应就轻轻拍了我一下,我假装刚被他叫醒然后看到放在桌角的本子,气也下去不少,我就伸手拿过本子说了句「谢谢」,他听到以后就说「不用谢」。

“他可能在感情方面过于迟钝了,这么久以来一直没发现我喜欢他的事情,连告白都要亲耳听到才算知道别人的心意,然后就是拒绝。之前我不知道,反正自我认识他以来还没见过他接受任何人的告白。

“说起来他也不是常居年级第一的宝座,但是这不妨碍我的暗恋对象是年级第一的事实。其实说白了吧,暗恋这种事大多是痛并快乐着,无关对象。托他的福,有「年级第一」监督学习的情况下,我的成绩那是一路高歌,现在还和他考上了同一个大学,然后继续着我的暗恋生活。

“至于坦白?如果期末考我是班里前十我就向他坦白,告诉他有个人喜欢了他快三年,而他跟个傻子一样毫无察觉。”

————————————————————————

本章方王剧情线,就不打叶王tag了。总觉得把握不好高中时期的方士谦的性格(跪。

【叶方王】The PATH③

/

————————————————————————

虽然是潜在情敌。但方士谦不得不承认,无论叶修说话多欠打,事实上却是怎么也没法让人讨厌起来。借王杰希从中牵线搭桥,方士谦和叶修也熟得飞快,甚至被室友打趣说他是“土木工程打入金融管理的卧底”,方士谦对此不以为意,摆摆手由得他们去闹。

自此,叶方王三人的F3小团体算是在这届新生中小有名气了,出挑的外形条件让不少姑娘开始了一场始于颜值的爱慕,论坛里关于三人的讨论几乎就没停过。王杰希高中就是风云人物自是不怯,一看叶修仿佛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似的丝毫不放在心上,方士谦被两人带得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世间红尘皆与我无关”的模样。
  
426信箱里的信最终是由叶修带上来的,一摞信封抱在怀里走在走廊上也招来不少回头率。

王杰希在书桌上预习下节课的内容,叶修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开门又关门,各种样式的信封哗啦啦一下全散在他书桌上。王杰希被这声响引得回头,还饶有兴致地点评了一句:“不错啊,收获颇丰。”

叶修轻笑一声,拉开椅子瘫坐下去,坐也没个坐相佯装抱怨:“王杰希同志,你是不知道我抱着这些东西回来有多累。”

“就一些信封能有多重?你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瞧把你嘚瑟的。”

“这可不是普通的信,这里面可是满满的爱意,沉甸甸的,受不起啊。”叶修伸了个懒腰,脚勾住书桌腿使力把自己拉了回去,“对了,来把你的给挑走。”

王杰希把笔夹在书页间,笔头朝外合上了书。他拉着椅子坐过去,看叶修煞有其事地一封封看收件人:“王杰希收,喏你的,放这儿了啊。叶修、叶修、叶修,王…诶这三封我的,这个你的,拿好…”

信封被逐渐分成三堆,王杰希看着中间那堆慢慢被分出去,伸手拢了一下自己面前的这堆。没用多久叶修就分完了,他清了清信封冲王杰希笑了一下:“哎呀,好像我的要多一些,王同学你还要继续努力。”

王杰希没搭话,他把信封上上下下叠放整齐又推还给叶修:“下楼的时候顺便扔一下,谢谢。”

“垃圾桶不就在你后面吗…”话虽这么说,叶修还是口嫌体正直地接过了那叠信封,“你都不看一下?”

王杰希摇头,把椅子拖回去放好,打开书恢复成之前学习的模样:“没必要,反正也不会发展什么结果,就不要给别人无谓的希望了。顺便垃圾桶快满了,下楼的时候也顺便带下去。”

叶修应声,向后靠把椅子前腿翘起,一只手跨过椅背随意搭着,以半开玩笑的语气道:“那你看我有幸能和你发展发展么?”

这话把王杰希听得一乐,忍不住回身:“多谢叶哥垂爱,此等情深,承受不起。”

话题到此就该结束,王杰希转回身去继续学习,叶修也收敛了笑容。他从抽屉里不知道哪个角落扯出来一个塑料袋把给王杰希的信都装了进去,犹豫一下最终也把自己的那部分装进去扎了个口放在桌上。叶修走过去把垃圾桶里套着的袋子提出来,又带上自己桌上的情书袋走出门,不忘嘱咐王杰希重新套个垃圾袋。王杰希应了一声说知道了,叶修用脚把门勾上,没两秒又伸了个脑袋进来,冲着王杰希的方向不无认真地开口:“王杰希,发展那句话你…”

“别放在心上是吧?我没那么无聊把玩笑也当真的。”王杰希手下笔墨不停,直接打断了叶修的话,“你如果顺路去食堂的话,能不能帮我带份炸酱面?”

“好。”叶修应得爽快,“还有,你误会了,我是说发展那件事,你考虑一下。”

————————————————————————

进展可能有些快了,将就一下,谁让我想开车(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