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ister_NEE

老坛酸菜牛肉面。

【喻王】英雄 01

*部分私设.欧欧西算我的
*双向暗恋.

—————————————————————————

第五赛季的总决赛终于落下了帷幕,微草打败百花摘得了本赛季的冠军。电竞之家的特邀记者深入职业选手观战区大肆收集采访资料,问得最多的莫过于对本场比赛的看法和对王杰希本人的看法。
 
——“那么喻队,您认为微草队长王杰希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喻文州歪头作认真思考状, 好一会儿才扬起公式化的微笑回答道,“王队长应该是一个很稳重的人吧。”
 
是了,稳重。除了稳重,喻文州想不出其他更适合的词语来形容他——一个会为战队收敛自己所有锋芒的队长,要说是伟大的话,也未免太落入俗套了。

而喻文州想要自己特别一点。

没有别的原因。就像是孩子间比谁最乖,永远是为了那唯一的一颗糖。被“蓝雨战队队长”六个字所压抑的、一时半会儿都没法轻易磨去的少年心性,在这一刻统统逃开了禁锢。

于是在对王杰希的铺天盖地的夸赞与惊叹中,喻文州说,“王队长应该是一个很稳重的人吧。”
 
屏幕里现场的微草粉丝挥舞着浅绿色队旗尽情欢呼,主场的休息室内也是一片欢腾。方士谦指着电视的现场转播上喻文州的脸,故作夸张地反驳,“稳重?就他那追半个地图都奶不到的魔道学者?”

王杰希终于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浅浅地应了一声,不动声色地反击,“可见某方姓同志仍需努力。”
 
冠军在手也算是不负林队的期望,和方士谦说话开玩笑也变得随意了起来。方士谦被噎得说不出话,狠狠瞪了王杰希一眼,队员们笑作一团。
 
这件事就此揭过,但喻文州这个人却让王杰希留下了印象。南方人温润的眉眼和场上那个控场能力极佳的术士身影竟恍惚重叠了起来。
 
清脆的敲门声拉回了王杰希飘渺的思绪,工作人员提醒他们该去参加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了。王杰希点了点头,招呼了一声率先拉开门走了出去。
 
 
选手通道里他们还是遇上了刚退场的百花战队的选手,张佳乐走在队伍前面怏怏不乐。王杰希站定了身子轻声叫“前辈”,张佳乐抬起头来,眼神里各种情绪杂糅成一团。可最终他只是叹了口气,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说“恭喜”。
 
王杰希道了谢,他从张佳乐眼神里明白看出了功亏一篑的失落。他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向着那个透着无限光亮的出口走去。
 

选手通道的光线是有些昏暗的,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一行人刚出来的时候还是被闪光灯晃得眼花。坐在台前终于等记者们拍了个够本,王杰希才起身发表他的“获奖感言”。

“这个冠军是意料之外,但同时也是意料之中的惊喜,很高兴能和微草的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喜悦……不得不说,对手表现得很好,但我们更出色……谢谢各位的支持,我们会越来越好,微草也会越来越好。”
 
官话是方士谦教他的,王杰希便有样学样。规规矩矩地再加上临场发挥也背了个差不离,听得方士谦在旁边不住点头佯装附和,外送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

可能是王杰希天生自带当队长的那股子老油条劲,再加上方士谦在旁帮衬着,两人一唱一和地,硬是在答记者问的环节唬得记者们是一愣一愣的。乍一听都挺有道理,深究之下却还是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记者们还想再问出些什么有意义或者是有噱头的东西,可也架不住人家的新闻官往前一站,“谢谢各位的捧场,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就到这里了……”

退场以后王杰希也没急着要众人各回各家,他拿出了分得的奖金询问是用来聚餐还是各自分掉。大家吵吵嚷嚷不做正面回答,点着名地提议要去哪儿吃。王杰希笑了笑,没仗着自己的队长特权,还是把奖金平均分了一人一份,假装没看见大家脸上有些遗憾的表情缓缓开口。
 
“想吃东西的跟我走。奖金归奖金,今天我请客。”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所有人只一愣就立马屁颠颠跟在王杰希身后,一人一句跟捧哏似的拍他马屁。什么“队长英明神武”“队长世界最帅”的话都是信手拈来,说得那叫一个顺嘴。王杰希走在前面,憋笑憋得肩膀都是一抖一抖的。方士谦看在眼里也不埋在心里,凑上去就跟王杰希咬耳朵。

“小队长,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王杰希早早地就订好了庆功的酒店。有多早呢?大概是在百花战队还没有来到b市的时候这一切就已准备就绪了。于是大家又是对可亲可敬的王队长一顿好夸,势有不将他夸上天不罢休的意思,有人还喊出了“神算子”之名。方士谦一听就乐了,举着手跳起来就是一首打油诗。

“魔术师,王杰希,带着微草拿冠军;神算子,王杰希,拿了冠军笑嘻嘻。”

“我倒要看看现在是谁在笑嘻嘻。”王杰希抓着筷子敲了敲碗沿,送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过去。方士谦立马配合地举手投降,整个包间里的气氛也因此而快活起来,俏皮话一串接着一串的,好不热闹。

再不舍也终于到了要分别的时候。赛季结束后是漫长的夏休,王杰希作为队长也嘱托了几句,大意无非是回去以后勤加练习,假期结束记得归队之类。大家应得自然,王杰希又说了句“路上注意安全”,这才终于是为属于他们的第五赛季画上了句点。

临近夏至日,北方天黑得晚,王杰希到家的时候大概是八点多,月亮还依稀从云后探出头来。他将那枚冠军戒指摘下又戴上,最后谨慎而虔诚地将它连同冠军奖杯一起放进了书架的展览柜里。

王杰希躺回床上拿了手机,微信里给林杰前辈发的消息依然没有回应。他一瞬间有些恼火微信不能通过头像判断对方是否在线的这一设定,更别说林杰的朋友圈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了,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已经更换了新的联系方式。

作为一个轻易情绪不外露的人,王杰希示外永远是个和和气气的好队长形象,只在独身一人的时候,所有的负面情绪,嫉妒、贪心、沮丧,才会偷偷探出个头,细细密密侵蚀着他看似无坚不摧的外壳。

王杰希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连上了充电线。苹果手机充电的提示音响起,屏幕上绿色的电量图标撞进了他的眼睛。他进了洗手间,热水还要通过细长的埋在地下的管道才能流淌出来。王杰希伸手沾了些凉水拍在脸上清醒神智。

温热的水流在半途就被截断了动力。王杰希抬头对着洗漱台上的镜面理了理落在额前的碎发,又用毛巾擦干了手,走进了书房。

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连接着电源亮着屏保,系统自带的多张简洁图片三秒一换。王杰希晃了晃鼠标,屏幕上亮起荣耀的游戏界面。

专用读卡器里是王杰希第一赛季快要结束时买下的卡,职业是战斗法师,原因是容易上手。那时候叶秋和他的一叶之秋横扫联盟,受一种名叫崇拜或者是不甘屈居人下的心理作祟,王杰希也成了众多跟风者中的一员。

而且是比较幸运的一员。

王杰希查看了一下相关的数据,然后退出了游戏。他从读卡器里抽出账号卡,在右手边的抽屉里摸出了另外一张。职业是魔道学者,id叫做派大星。这是他接受王不留行之前的账号卡。与之相对的那个战斗法师的id叫做海绵宝宝星,原因是“海绵宝宝”已经被人占用了。

王杰希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就是看《海绵宝宝》——这一点连百度百科都不曾提到。其中画面与音效的双重冲击会给他一种别样的快感。在里面他最喜欢的是派大星,可能是因为能在派大星身上找到一些共同点。

运气很好,不是一个很细腻的人,很多事不往心里去,做事主要为自己考虑——这都是他给自己做的定位。他很不能理解的就是粉丝们总是说他“让人难以捉摸”,并且好心地以“神秘”一词作为粉丝滤镜。

账号卡在读卡器中已经准备就绪,王杰希却没有急着进入游戏。他思畴片刻,打开浏览器的界面,翻找出自己的百度百科,在最下方加上了一栏项目。

“想对他说的话”。

上线没多久就收到了三团团长的消息轰炸,一大段文字刷屏的劲头甚至可与黄少天媲美,可能提取出的有效信息仅仅只有一句“boss刷新,速来”。

王杰希想起了常规赛对战蓝雨的时候,那个名叫夜雨声烦的剑客操作不俗,手速也不俗,在公共频道里刷了一段又一段,也因为手比脑快的违禁词而吃了一张黄牌。而喻文州所操作的索克萨尔只发了一句“专心比赛”。短小的四个字很快被黄少天的文字所淹没。

还没想完,耳机里传来的打斗音效让王杰希不得不回神。野图boss被团团围在正中,中草堂的人占据北面出口,正与蓝溪阁相对;左边是霸气雄图,右边是嘉王朝,周围零零散散还分布着其他几家或叫得上或叫不上名字的战队公会。

前方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技能交替得让人眼花,队伍里人头灰得那叫一个迅速,各分团的团长拼了命在叫“补上,补上”。王杰希利落地退了队伍,隐藏起公会名称,操作着“派大星”就去了公会队伍的最后方,一系列举动惹得团长给他飞来一串疑问号。王杰希没理,借了空出来的地方,让魔道学者一小段助跑后腾空而起,绕着野图空飞一圈在其他公会阵营内扔下几个技能,打乱他们攻击节奏的同时也吸引了绝大部分火力。

被联赛一年一冠所束缚的个性迫不及待地挣脱了牢笼,出乎意料的飞行角度和诡谲多变的飞行路线让下面的人气得直跳脚,诸如“抓住那个魔道学者”“抓住那个派大星”之类气急败坏的声音此起彼伏。

王杰希并不是玩心大起。霸气雄图的后方防守欠佳。纯粹的进攻阵型;嘉王朝最前方的战斗法师所向披靡,气功师在旁打副手,其他职业以他们为尖头向四周分散;蓝溪阁中规中矩的阵型,术士的辅助各处皆有分布,但靠近后方的某位术士明显是指挥中心。

好家伙,职业选手可都是赶着夏休来帮自家战队公会赚材料呢。

王杰希试探性向那几点放了攻击,还没等有个结果,却意外获得了一个好友申请。

尔萨克索?蓝雨指挥的那个术士?

王杰希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请求。“派大星”是他私人的一个账号,在荣耀中,除了刚开始接触游戏时一起下本的固定成员需要加好友以外,他没和其他人有“好友”的关系,也不爱做这些人情买卖。王杰希喜欢自己一个人,他给自己找的理由就是简单两个字,“清净”。

但尔萨克索偏要扰他清净。

好友申请一个没通过,就再申请一个,实可谓是锲而不舍,不达目的不罢休。王杰希拒绝了他十二次,第十三个赶着趟儿似的就送到了他屏幕上。点“拒绝”的手顿了一下,移到“接受”的图标上点了一下。

王杰希不会开场白。屏幕上跳出的对话框里,自己用一只海星作的头像后跟了一句话:“我们已经是好友了,一起来聊天吧。”

聊天?

王杰希又是毫不犹豫地关闭了对话框。

一会儿,尔萨克索终于发来消息。中国人见面说话大多是“吃了吗”,尔萨克索深谙其中晦明变化,又不愿随波逐流,只好另辟蹊径,开篇一句就是,“晚餐吃得如何?”

……

王杰希不动声色翻了个白眼。“是否确认删除该好友”的提示蹦了出来,王杰希犹豫了两秒点了“确认”。

于是尔萨克索的头像从王杰希的好友列表跳进了王杰希的消息盒子。换做一般人兴许就已经放弃了,但尔萨克索明显不是一般人。王杰希都要被这人的迷之毅力与智商给气笑了,又一次点下了“接受”。

这次的尔萨克索分明是有备而来,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关闭对话框,就收到了对面发来的一段话。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好词好句把王杰希神乎其技的操作从头到尾夸赞了一遍,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复制粘贴似的。既然是夸奖,王杰希也乐得接受,从头到尾认真读了一遍,然后动手回复。

“谢谢。不过你的id叫‘尔萨克索’,蓝雨粉吧?喜欢喻文州?”

为了掩盖自己职业选手的手速,王杰希还准备特意停顿几秒再发。结果刚这么想着呢,对面又发过来一句话。

“我原以为王队长该是个稳重的人,现在却是出乎我的意料了。几句夸奖就乐得找不着北了吗?”

王杰希一愣,啪啪两下把打好的话给删了个干净。他脑中浮现出在休息室内看到的现场转播,电视里喻文州笑得温和而又疏离。

——“王队长应该是一个很稳重的人吧?”

“我原以为王队长该是个稳重的人。”

好嘛,自己还准备和所谓蓝雨队长的“小粉丝”好好聊聊,谁承想这是遇上正主了。王杰希又暗自庆幸幸好自己话还没有发出去,不然这可是把自己的脸送出去让人打呢。

王杰希一边感慨人生不易,一边仍半信半疑敲过去几个字作最后的挣扎,“喻文州?”

那边很快来了回复。

“嗯,是我。”
—————————————————————————

呜呜呜我终于开始写东西了。删掉重发是因为补了些东西…!不补的话喻王的第一章都快要变成方王向了(…)怪我怪我。

下一章指路→02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