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ister_NEE

老坛酸菜牛肉面。

【喻王圣诞贺/09h】Under The Mistletoe

世邀赛中国队命途多舛。喻文州因手速问题三番五次成为被针对的目标,但好在准备得当,配合默契,几次都轻松化解。但与此同时,仅仅只是这样的几场胜利还无法拉开差距,本场小组赛惜败荷兰更是直接面临出局的困境。

王杰希抱着笔记本电脑窝在沙发里,屏幕上团队赛的录像翻来覆去播了好几次。喻文州端来两杯绿茶放在小茶几上,从王杰希膝上接过电脑给视频按了暂停,头也不偏地问:“怎么样?还看出什么了?”

“不顾全局只为把你打下场,我以为这么正式的比赛里不该有这种网游气的打法。”王杰希双手大拇指抵在太阳穴上打圈按压,嗓音带了些疲倦的沙哑,“不太乐观。下一局再输就卷铺盖回国吧。”

 

王杰希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句地敲在喻文州心上。喻文州手速不足的事实在中国队第一战后就被挖了个彻底,甚至还登上了《世界荣耀周刊》,黑体加粗的“职业选手的奇迹——中国队喻文州”作为标题印在那一期的封面,还附以双语解说。

这本杂志人手一本,是在隔日早会时送到会议室的。黄少天翻看了两行就把它摔在桌上,苏沐橙回收了众人的杂志堆在叶修手边。叶修屈起手指轻叩了两下桌面,目光扫过所有人最后又看向喻文州。

叶修没说话,喻文州也没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沉默在两人间蔓延开来。最后还是喻文州点了下头,以一句“我知道了”结束了对峙。

可新一轮小组赛对战荷兰,喻文州的索克萨尔读完两个条后,被对面神枪手用押抢送出了攻击范围。荷兰全队一拥而上,BOX-1直接一波带走了索克萨尔。

所谓BOX-1,是指将对方战术环节中最重要的选手和角色拖离体系的战术(*)。职业赛场上被直接打爆的事情并不多见,每次都能化解危机的潜意识想法在荷兰队疯狂的进攻下被撕扯成碎片。

结局被定格,中国队3:7败于荷兰队。一行人从比赛席出来,荷兰领队正挑衅地望过来,叶修回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领着众人返回酒店。

王杰希双手抱着瓷杯小口吹着气,手肘顶了顶喻文州的腰。喻文州的思绪被拉回来,他转头和王杰希对视,王杰希摇了摇头,继续喝茶。

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局势的逆转,甚至给全队都带来莫大的压力,喻文州心里很过意不去。他又想起叶修在酒店门口将他拦下,表情认真。

“喻队长,暂时退场还是将计就计?”

喻文州站在原地动也没动,“我想叶领队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吧?”

 

“文州。”王杰希再一次拉回喻文州飘远的思绪。他将杯子放回茶几上,杯里的茶水已经去了一半,“时间不早了,该睡了。”

喻文州答应一声。王杰希关掉顶灯,只留了一盏床头吊灯。电脑上的画面正显示着索克萨尔读条的一幕,喻文州摸出耳机戴上后点了播放。

那段可以称之为混战的BOX-1他整整看了七遍。从5分26秒的再一次读条打断后被送出范围,敌方五个人迅速围成一团以血换血,硬生生将索克萨尔在7分31秒的时候送下了场。期间不是没有过尝试和救援,但抵不过荷兰队两个在场的牧师强行拉上的血线。计划被打乱,荷兰队抓住时机一举击破中国队防御,成功拿下本场团队赛。

视频来回播放,喻文州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了几页纸,王杰希也来回翻了几次身。

视频第八次被拖回5分26秒的位置,王杰希从床上爬起来,手掌放在眼前遮光,“几点了?怎么还不睡?”

“没注意时间。”喻文州眼神飘到屏幕右下角,伸手合上电脑,“我吵醒你了?”

“不是。”王杰希摇头。眼睛还微眯着适应光线,手沿记忆中方向指向茶几,“绿茶,提神。”

喻文州没忍住笑出了声。他单膝跪上床沿,抓着王杰希的肩膀亲了上去。

王杰希没躲,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喻文州伸手撩起了王杰希的衣摆。王杰希按住他妄图作乱的手,凑上唇角又吻了一下,“不闹,过两天还有比赛。”

喻文州收了手,在王杰希旁边睡下,帮他掖好被角以后关了小灯。他迷糊间听见王杰希在黑暗中说了句晚安。

-------

王杰希是被阳光叫醒的。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他试探性叫了两声都没人应。昨晚的小茶几上用一个干净的瓷杯压着一张纸条,杯底的水渍在纸上印了一圈还没干。

王杰希下床过去拿起了纸条。

 

杰希:

       早上好。早餐已经叫好了,按一下床头铃就会送过来。昨晚的视频有些想法,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应该在叶领队的房间。醒来以后可以做点练习,电脑已经帮你打开了。

       一会儿见。
                                                                                                          文州

 

纸条是国家队统一分发的便签本上的。撕痕很齐整,喻文州的字也很秀气。王杰希依言等来了早餐,电脑上的训练软件也正停留在登录界面。

苏黎世的早餐标配面包、果酱和可颂,又怕各国队员不习惯,主办方还特意请来了本国的厨师为其量身定做。一碗炸酱面配上豆腐脑或者米粥,王杰希在北京常吃,异国异乡之地再吃到竟有种久违的亲切感。

王杰希刚结束一段训练,喻文州就推开了门。王杰希头也没抬,喻文州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下午全体会议室集合,叶领队要开会。”

“怎么了?”回车键被敲下,界面进入到下一阶段。王杰希保存进度后返回了桌面,喻文州的手盖上来。

“针对训练,将计就计。魔术师要解封了。”

-------

下一场是主场图。王杰希放开了束缚,一是性格使然,二也是带了些不易察觉的怒气。游离在体系之外的魔道学者几次从喻文州赛后复盘指出来的配合衔接的重点入手,成功打破对方的攻势。术士紧随其上,主动暴露作饵诱敌深入,在剑客掩护下悄然放出控制为战士法师争取出最佳时机。牧师也突破常规,“放生”王不留行,只在能够到的范围内为其拉上血线。

整个队伍在前半场中规中矩拿下3分,到了团队赛却奔放得不像样,将计就计后如出一辙的奔放打法更是打了荷兰队一个措手不及。

 

中国队终是凭借本场胜利跻身本组第二擦线晋级,所有队员抱成一团,喻文州和王杰希十指相扣走下选手席,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交换了一个轻吻。

“手怎么样?有没有累到?”

重拾一种尘封的打法已是不易,更不用说像王杰希一样放开来打,还要坚持半个多小时。喻文州捧着那双手从指尖按回指根,又好好揉捏了指关节。

王杰希把喻文州的指尖握在掌心,轻轻挑了下嘴角。“这不是有喻队长帮忙按着吗?”

喻文州在他手背上打了一下,笑着骂他贫嘴。王杰希不接话头,只是朝他笑。

-------

众人陆陆续续回了酒店。

喻文州先进了浴室,王杰希按下了中央空调的开关。七月底的苏黎世室内外温差有些大,外面温度偏低房内又总有些闷热。26度的冷气沿管道逐渐铺满了整个房间,王杰希脱了薄外套只着一件白T恤站在落地窗前。

落地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江景,蓝白交映的天空下河流如透明丝带般萦绕。王杰希感觉腰间攀上了一双手,偏头看见喻文州只围着一条浴巾站在自己身后,头发还半干不湿的。他回手一巴掌拍在喻文州屁股上让他去吹头发,喻文州在王杰希腰间捏了一把让他去洗澡。

 

王杰希出来的时候喻文州正拿着吹风机,他就走过去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关拨到中档,温热的风吹在王杰希脑袋上,喻文州就用手指一缕一缕顺过去。

王杰希舒服地眯了眯眼,头顶传来喻文州的声音:“刚刚在想什么?”

“嗯?”王杰希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时候?”

喻文州伸手给王杰希捏了捏脖子,后者配合地耸肩。喻文州没回答他,王杰希继续说,“你洗澡的时候?在想着怎么上你。”

喻文州威胁似的加重了力气,王杰希又笑,手越过头顶去抓喻文州的手,“我在想退役的事。”

“怎么就想到退役了?”喻文州低头吻了指尖又吻上发顶,“明明魔术师打法还是那么惊艳。”

“不是技术的问题。”王杰希掰着指头细数,“有房,有车,有存款。恋爱使人堕落啊。”

喻文州没懂。他给王杰希吹干了头发就学着他的样和他面对面坐沙发上,王杰希头一歪栽在沙发靠背上,喻文州伸手把他捞进怀里轻声问道,“到底怎么了?”

王杰希摇头,右手食指无意识地擦着左手虎口。他安静了一会儿,又问:“文州,你为什么想做一个职业选手?”

-------

“因为喜欢荣耀。”

——因为喜欢荣耀,才努力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那么多枯燥乏味的训练与磨合,都是为了能够亲手捧起那个至高无上的总冠军奖杯。

 

“可是我突然不懂自己这几年来所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道,“本可以考一个好的大学然后顺了父母的心愿去做总经理,只是因为一腔热忱就放弃了文凭,甚至为此和我爸闹僵。”

“所以杰希原本是要读完大学然后接管家里的公司吗?”喻文州停顿了一下,“为了能把公司做大做强,为了不辜负父亲的期望,就连大学所学的专业也要被限制在金融和管理上?”

王杰希闭上了眼睛,右手包住左手握成拳抵在眉心。喻文州感受到了王杰希的抗拒,他低头在王杰希的眼角亲吻了一下才又继续说,“可是杰希,按部就班的人生多没意思。我很高兴曾经的你没有自甘平庸。”

王杰希转过头,喻文州吻了上去,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王杰希伸手想推开他,反而被制住了双手。直到王杰希的脸都开始涨红,喻文州才终于放开了他。

“我看过赛程表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都没有比赛。”

-------

王杰希所有微小的反抗都被解读成欲拒还迎。两人从沙发上滚到地上再爬到床上,房间里弥漫着旖旎的情爱的味道。到最后王杰希连哭喊的气力都被耗尽,面颊上遍布泪痕,高潮的次数难以计数,浑身上下尽是暧昧的吻痕与掐痕。

王杰希虽不至于昏睡过去,但动弹一下也都成为莫大的考验。喻文州抱他去清理,自己也有着气喘吁吁。

“所以杰希决定好要退役了是吗?”喻文州将手指伸进去撑开内壁,细而长的管子被导进王杰希的身体。

王杰希手指扒在浴缸边缘,皱眉哑着声音回答道,“不知…啊,慢…慢点,我还没、没想好。”

温热的水流涌进去,王杰希倒抽了口凉气,上齿在下唇咬出牙印。喻文州安抚地亲吻他的脸颊,一边放缓了出水。

王杰希被洗得脑袋发晕,躺到床上的时候眼睛已经是半闭不睁的了。喻文州用嘴给他渡了两口绿茶,“一会儿还有聚餐,清醒一下。”

王杰希用手臂挡住眼睛,另一只手扯了扯被子,“我就不去了。带点儿吃的回来。”

-------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恋爱关系在这群人眼中早已不是秘密,帮王杰希“请假”的时候众人脸上心照不宣的笑意饶是喻文州也闹了个红脸。

饭局上侃天侃地,认真分析接下来的局势,也壮志酬筹说要拿个冠军回国。

散伙时已临近晚上十一点。喻文州赶回房间的时候王杰希正坐在床头摆弄电脑,枕头双叠着垫在腰后背后。看到喻文州回来,王杰希把电脑转了个方向让他看,屏幕上第一行正中间的“辞职申请表”让人难以忽略。

“还是要退役?”喻文州把便携式的电脑桌摆上床,几个餐盒依次排开放好,又从筷盒里拿出筷子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接过筷子,挑了一口米饭送到嘴里有些含糊地回答说,“嗯。等世邀赛结束,如果拿到冠军就退役。”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王杰希把饭吞下去,“荣光加身,功成身退,还有个冠军戒指用来迎娶喻大队长,美滋滋。”

喻文州不为所动,坐在王杰希身边认真开口:“如果拿了冠军,回去再打一年吧?”

这下轮到王杰希反问了。

喻文州一字一句地,“新赛季,蓝雨一定打爆微草,两个戒指迎娶王大队长,更是美滋滋。”

“你…”做梦。

 

剩下的两个字被喻文州堵在了嗓子里。

-------

*出自原著第1685章。

-------

Fin.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