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ister_NEE

老坛酸菜牛肉面。

【喻文州18岁生日贺】渐暖

>校园paro。喻黄友情向。
>避雷ooc。
>配合bgm。琼琼 - 渐暖。


零点没赶上,只好掐着伪0210发了。祝我喻18岁生日快乐,我超——爱你。♡



——————————————————

荣耀学院。

高三年级晚上有两节时长为九十分钟的自习,中途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下课铃响的那刻,交谈与玩笑声打破了高三楼的静谧。

黄少天转身,用手臂枕着脑袋,理直气壮地占据了喻文州近一半的课桌,喻文州知趣地放下笔洗耳恭听。

黄少天掀起眼皮又耷拉下去,找了个调侃意味十足的称谓:“喻班长,明天你生日吧?准备怎么过啊?”

喻文州随手翻了下台历,二月有一个用红圈圈起来的日子,明天,星期六。

“还真是。不过学校要补课,只能和课本习题一起了。”

“我靠不是吧?自己生日也能忘,学傻了吧?”黄少天惊讶地坐直了身子,伸手随便翻了翻喻文州桌上各式各样的习题册,“这么多…我说你们学霸是不是都这副德行?”

喻文州跟着收拾被黄少天翻乱的东西,下意识追问:“什么?”

“就隔壁班那个叶…我靠!谁他妈把电闸拉了?!”


整幢楼毫无预兆地黑下来,外面惨淡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目力所及范围内只能看到几个模糊的人影。女生们尖叫成一团,还能听到其中不知道谁的玻璃瓶掉到地上摔碎的声音,喻文州赶紧站起来让大家安静,但近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带来的未知与恐惧足以让一个人自动屏蔽周围所有不起眼的动静。

喻文州觉得头疼又无奈,视线里不知哪个方向的谁似乎又爬上了桌子,喻文州手刚抬起来准备说些什么就听见那人在上面喊:“吵什么吵,班长让你们安静听不到吗?”

黄少天。

吵闹声逐渐低了下去,喻文州抓紧这几秒钟的机会让大家站在原地不要动,在座位周围有台灯或者其他照明设备的同学小心点找出来打开。喻文州安抚有些同学接近失控的情绪,再一转身,黄少天正坐在座位上擦着什么东西。

率先有男生打开了小型手电,喻文州顺着光源走过去,一边扔提醒着同学不要乱动,离座位近的有条件的同学可以继续贡献光源。室内一点点亮起来,喻文州拿扫把将肉眼可见的玻璃碎片扫掉,又借了手电查看电闸:“不是跳闸,那应该是停电了。所有同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每个组的区域内只留一个光源。大家不要慌乱,我现在去找老师。”

黄少天站起来,从座位上一路跨步加小跑到讲台边:“我和你一起去。”喻文州皱眉,想说些什么让黄少天回去,但黄少天已经转身向门外走去了,他只好抓过手电打开跟上。

黄少天步子大,但速度并不快,甚至还有些不显眼的一瘸一拐。喻文州心下一惊,就见黄少天找了个角落背靠着墙面滑坐在地上长舒了口气,他能理解黄少天出来必然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的想法,所以他走过去蹲在黄少天面前小声开口:“少天?腿怎么了?”

“没事,就刚刚不小心碰了一下。”黄少天左小臂搭在屈起的膝盖上,手心摊向喻文州,喻文州会意用手电照过来,看到一条不知深浅的伤口和几抹已经散开的血迹。

黄少天不等他发问就自顾自地开始解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瞬间有点疼,忘了是上桌还是下来的时候了。刚刚借光看了一下,可能是郑轩刚晚自习剪试卷小题的时候放桌上的美工刀没来得及收,手撑桌上就划了一下。没事,现在不太疼了,等我休息一下一起去办公室。”

该问的该说的黄少天都包了,喻文州点点头,后知后觉又想起什么,“那桌上的血…”

“已经清理了,教室应该不会留下血迹。”黄少天从口袋兜里掏出一个沾着血迹的纸团扔给喻文州,又从纸巾包里拿出一张干净的纸巾放在左手里抓着。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校服,看向扔完垃圾回来的喻文州:“走吧?”

------

办公室的老师正点着蜡烛四处联系打听,喻文州关掉手电轻轻敲了两下门,所有视线都聚焦过来。

喻文州打头,黄少天紧跟其上,“魏老师,纪律已经维持好了,如果电路一时半会儿不能恢复,我建议提早结束晚自习。”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刚刚黄少天同学帮忙的时候不小心被美工刀划到了手,出了挺多血,可能有点严重,魏老师能不能打个电话让医务室的老师来处理一下?”


喻文州的确是个很让人放心的班长,魏琛先打了个电话给医务老师,又向年级组长请示,将喻文州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述了一遍。喻文州在旁边安静地看医务老师给黄少天处理伤口,直到魏琛大手一挥才带着黄少天回了班。

他也的确是个很有威信的班长。尽管停电,但大家都有按照喻文州的话在做。


荣耀学院是一所全寄宿制学校,校园极大,但为了照顾高三,高三学生有幢独立的宿舍楼,并且离教学楼很近。喻文州将全班按寝室分组,由寝室长打灯带路,分组回寝。

黄少天的伤不太严重,只是他左手张张握握几次伤口重复裂开,这才造成了看上去血迹斑斑很吓人的样子。

------

电路是在晚上将近12点才恢复的,据说是道路施工不小心破坏了高压电线导致了全线停电。宿舍楼有短暂的沸腾,很快被困意和宿舍管理员压了下去。

黄少天在喻文州隔壁床,将睡未睡的时候他突然又睁了眼,爬过柜顶又爬到喻文州床上,硬生生把喻文州摇醒。

“…呃,想起来一件事,我估摸着可能过了零点了…那什么,文州生日快乐。”黄少天钻进喻文州的被子和他并排躺着,顿了一下用更小的声音说:“还有,今天谢谢你啊。”

“嗯…”喻文州也不知道听没听见,迷迷糊糊应了一声,翻身把被子全部卷走。

黄少天被冷得一激灵,低低骂了一句“我靠”,刚刚有的感动感慨全飞到九霄云外。他懒得再爬回自己床上了,掀了一条缝又钻进去,八爪鱼似的抱着喻文州睡了。

------

喻文州是被热醒的,醒来发现黄少天整个人都快缠自己身上的时候喻文州脑袋里是放空的。他静默思考了两分钟,伸手揉乱了黄少天的一头软发,“少天,醒醒,该起床了。”

真还挺软的,喻文州没忍住又呼噜了一把。

黄少天揉着眼睛爬起来,声音有些黏糊:“唔…?文州生日快乐。”

这次总算没被糊弄。喻文州说了句谢谢,抓着黄少天的手看了一下,纱布上渗了点血线,看上去没昨晚那么吓人了。他把被子整个掀开,赶黄少天回床穿衣。


拜喻文州养眼的外形和温和的性格所赐,女生们一传十十传百,几乎全校都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两人从寝室去教室的路上收获众多注目和生日祝福,喻文州也一一笑着回应,到教室的时候他下意识伸手揉了揉脸——感觉一路上都快要笑僵了。

喻文州说到做到,果真一整天都在和课本习题斗智斗勇,礼物也收了不少,以零嘴为主,大部分都进了黄少天的肚子。黄少天撑头看他后桌还在运算不停的喻文州,视线在雪白的天花板上飘忽两下又落下来:“文州啊,一会晚餐去吃什么?今天你生日总得吃点好的吧,要不我们去…”

中性笔在喻文州手里转了个好看的圈被收进笔套里,喻文州几不可察地翻了个白眼,“那么多零食还不管饱?我可一口没沾,全让你贪掉了。我说黄少天同志,今天到底是我俩谁的生日啊?”

------

其实黄少天是有为喻文州准备礼物的。喻文州想考Azurain Universiry(蓝雨大学,简称AU),黄少天早早就给他买了一个AU的投影灯,投射画面还是动画的那种。AU也是黄少天的理想目标,晚自习的时候自己偷偷拿出来看了好多次又装了回去,准备下晚自习的时候给喻文州一个惊喜。

黄少天的脸是和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同步的,喻文州被他吓得一僵,黄少天嘿嘿笑了一下,说:“文州,我有礼物要给…我靠,怎么又黑了?学校电路行不行啊??”

喻文州放下笔,刚准备摆出一副洗耳恭听姿态的手顺势抚上了额头。班里没有尖叫,也没有慌乱,也许是昨天的经历太让人印象深刻,喻文州叹了口气,准备再一次履行班长的职责。

光亮从门口出现,班里的女生捧着一个大蛋糕走了进来,边走还边唱着生日快乐歌。喻文州起身的动作一顿,这才发现好像只有他们班“断电”。

“少天…?”

黄少天也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突然被点名吓了一跳:“啊?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该招的我都招了…!”


这确实不是黄少天所说的“生日礼物”。电闸是班里同学拉掉的,蛋糕也是他们送的,白色的奶油上用巧克力酱写着“祝喻文州18岁生日快乐”。喻文州被众人请到讲台上,许完愿后吹蜡烛,开了灯以后又让他切蛋糕。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喻文州把蛋糕尽可能平均地分给每个人,又把自己的蛋糕端起来:“非常感谢大家为我准备的惊喜,蛋糕看上去挺好吃的,希望大家不要浪…”

“…费。”喻文州的声音从蛋糕里闷闷地传出来。他抬头用纸巾擦了一下脸上沾着的奶油,又好气又好笑:“黄少天!”

罪魁祸首早早逃到人群后面,双手拢在嘴边作势大喊:“文州,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

“天天开心,考上AU。”



*Fin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