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ister_NEE

老坛酸菜牛肉面。

【叶方王】The PATH④

/ /

————————————————————————

——暗恋对象是年级第一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某乎上总有各种各样的体验式问答,方士谦闲下来的时候也喜欢在上面看看别人的传奇人生,偶尔遇到自己能答的也会动手为别人贡献些茶余饭后的聊资。

比如现在这个。

方士谦挠了挠脑袋,凭借自己这么几年来的暗恋生活,拼凑出了一个回答,提交前还不忘匿名。


“不邀自答。说说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吧。我高中时候暗恋的对象是我同桌,成绩很好,长得也帅,性格还有点高冷,简直就是校园偶像剧里男主的标配了,当然也不乏幻想自己是女主最后和男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人。但是和往常的偶像剧剧情不同的是,男神对恋爱这件事丝毫提不起兴趣,甚至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因此也是老师心目中典型的「乖乖男」类型。

“这是前情提要,必要的人物介绍有利于全文的理解。男神不是书呆子,下课的时候他经常不在教室,篮球场和乒乓球桌旁比较容易找到他,图书馆也是。他不知道我喜欢他,不然哪能叫暗恋呢?他不常吃早餐,因为总是在deadline起床,踩点到教室是常态(真是非常颠覆我印象中年级第一的画风),所以有段时间我自发帮他带早餐,每天换着花样来,一星期不重样的那种。

“他不挑食,来了以后就借桌上书立的遮挡偷偷吃,幸好我给他带的都不是什么有味道的东西。有时候被发现了老师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谁让他成绩好呢?

“刚开始还不太熟,他会不好意思地说「没事」「不要紧」「没关系」之类的托辞,是在推托不了就会小声说「谢谢」,那时候就觉得他性格里其实是不太愿意麻烦别人的。他可能觉得礼尚往来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之一,往后每次总在接受我的早餐以后给我带点小零食,现在想想,真是美好而单纯的过往啊。

“这种你来我往的交流多了也就熟了,有时候我上课睡觉还会叫他给我放哨。有一次班主任下课的时候请我去办公室「喝茶」,东拉西扯完以后说「你最近状态不太好啊,怎么上课总是睡觉?」我一惊,以为是任课老师们背地里打小报告,不好意思地打了个哈哈让这事翻篇,回班里就和他抱怨,结果他说是他和老师说的。我一愣,反应了几秒拍着桌子站起来,气急败坏地就骂「w(他的姓)你什么意思?!」他一本正经地拉着我的校服袖子把我拽下来,「我得对你的成绩负责啊,毕竟我们也是同桌。」他顿了顿,从桌肚里拿出一个封面简单的本子推到我桌上又继续说,「这里面是笔记,按日期来的,你可以找到你睡过去啊那几节课补上。」

“我那时候还在气头上,抓了本子近乎粗暴地扔回去,坐下来把椅子用力往前一拉,弄出了好大的声响,坐下以后我就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我没看到他的表情,但他应该没生气,把本子又放回来,轻声说,「本子我放你这了,不管怎么样别和自己生气。」

“我真的好想抓着他的衣领跟他说我明明就是在和你生气,但是他这样我什么也没法做,毕竟老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趴了一会儿等到上课铃响,他可能见我没反应就轻轻拍了我一下,我假装刚被他叫醒然后看到放在桌角的本子,气也下去不少,我就伸手拿过本子说了句「谢谢」,他听到以后就说「不用谢」。

“他可能在感情方面过于迟钝了,这么久以来一直没发现我喜欢他的事情,连告白都要亲耳听到才算知道别人的心意,然后就是拒绝。之前我不知道,反正自我认识他以来还没见过他接受任何人的告白。

“说起来他也不是常居年级第一的宝座,但是这不妨碍我的暗恋对象是年级第一的事实。其实说白了吧,暗恋这种事大多是痛并快乐着,无关对象。托他的福,有「年级第一」监督学习的情况下,我的成绩那是一路高歌,现在还和他考上了同一个大学,然后继续着我的暗恋生活。

“至于坦白?如果期末考我是班里前十我就向他坦白,告诉他有个人喜欢了他快三年,而他跟个傻子一样毫无察觉。”

————————————————————————

本章方王剧情线,就不打叶王tag了。总觉得把握不好高中时期的方士谦的性格(跪。

评论

热度(30)